时事新闻

法制新闻

律师团队

合同审查

公司成立

公司治理

股权结构

公司上市

股票证券

企业改制

公司清算

股权纠纷

劳动纠纷

知识产权

专项服务

法律顾问

法律培训

公司文本

典型案例

法律法规

常见问答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山东公司律师网 >> 文章中心 >> 法制新闻 >> 正文

载入中…
特邀律师专栏
邹维高律师

单 位:山东众英律师事务所
邮 编: 250100
电 话:(0531)66970368
手 机:13953175700
网 址:www.148law.net
地 址:中国山东省济南市轻骑路(工业南路)100号三庆枫润大厦A 座8层

  便 民 工 具

男子杀死智障女儿遭儿子举报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互联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2-13    

  一次外出时,患有先天性脑萎缩的女儿又哭又闹,让父亲罗学均心烦而突起杀心,用女儿的裤子紧紧勒住了她的嘴巴和鼻子……昨日,成都中院在大邑县法院开庭审理罗学均涉嫌故意杀害女儿罗良珠一案。法庭上,罗学均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但称自己是为了一家人都得到解脱。此案将择日宣判。

  庭审现场

  检方指控 父亲烦躁起杀心

  昨日上午10时30分,罗学均被带进大邑县法院第一审判庭,他表情麻木,径直走上被告席。

  在核实身份后,公诉方宣读起诉状:去年8月17日凌晨4时许,罗学均带着女儿罗良珠途经大邑县安仁镇某村河坎附近时,突感肚痛,于是就地“方便”,女儿却四处乱跑。为制止女儿哭闹,罗学均从挎包里拿出女儿的裤子,将其嘴巴勒住。他想到自己抚养女儿的艰辛,顿起杀心,致其窒息而亡。为掩盖罪行,罗学均返回岳父母家中取来锄头,将罗良珠尸体就地掩埋后逃离。

  律师辩护 他是绝望情感爆发

  昨日法庭上,罗学思路清晰,表达清楚。最后陈述时,罗学均说:“我们夫妇都在帮人打工,收入微薄,每月要寄650元生活费回家,还不包括儿女的学费和零花钱,真的很困难。我当时也是被女儿闹得崩溃了,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只希望法院能够对我从轻处罚。”

  法院指派律师唐晓梅为罗学均作了辩护,她说:“罗学均没有任何犯罪前科和不良记录,案发前也没有犯罪预谋。最初他只是为了制止女儿哭闹,但生活的艰辛和抚养女儿的痛苦导致了他绝望的情感爆发。”唐律师认为,罗学均为了家庭和女儿的解脱,与报复、仇恨杀人在动机上有很大区别,希望法庭能酌情从轻处罚。经过一上午的审理,审判长宣布休庭,此案择日宣判。

  悲剧揭秘

  女儿智障 治病花光积蓄

  1992年,罗学均的儿子罗洪(化名)出生,1996年,女儿罗良珠又呱呱落地。然而,在女儿3岁时,却被查出患有先天性脑萎缩,不但智力越来越差,而且不能说话。当时,罗学均夫妇在福建一带做生意,条件还不错。于是,他带着女儿去了多家大医院治疗,却收效甚微。不久后,罗学均的生意落入低谷,钱也因治病花光了。他只得帮人打工,并将女儿送回妻子老家大邑县。

  接回女儿 他备感压力

  去年8月,大邑县的小舅子准备结婚,岳父母商量后,决定让罗学均把女儿带走。因为罗良珠已经12岁,病情越来越严重,完全不能站立,还要打人。

  正在浙江打工的罗学均只得回到大邑县,准备带走女儿。

  事发当天,罗学均收拾好行装带女儿到县城坐车,女儿很不听话,不停哭闹。“我解手时,她要跑,我怕过路的人看见我在解手,就把她勒住。她使劲蹬,我想到自己经济拮据,没有时间和精力来照顾她,她活着也是受罪。于是我心一狠,用力勒了十几分钟,她的手冷了,才松开裤子。”事后,罗学均回岳母家拿了锄头,挖坑将女儿掩埋,随后坐火车回到了浙江慈溪的暂住地。

  得知真相 儿子举报父亲

  8月29日,罗学均的大儿子罗洪看见离家不远的河坎边围了很多人,还有警察在勘查现场,忙跑过去看。他发现,河坎上躺着的尸体竟是妹妹!罗洪跑回家把这件事告诉了外公外婆。一家人听后都大吃一惊,赶紧打电话询问罗学均。

  电话那头,罗学均承认自己杀了女儿,也表示很后悔。罗洪说:“爸爸你去自首嘛。”罗学均不肯,说:“我还要养你,供你读书,不能去坐牢。”父亲挂断电话后,罗洪思来想去,最后还是拿起电话报了警。两天后,罗学均在浙江被挡获。

  家人心声

  儿子:报警是因父亲做错事

  休庭后,记者来到大邑县安仁镇,罗学均的儿子和岳父母就住在这里。罗洪表示,他本来也想进法庭,但被法警赶出来了:“他们说我没成年,不能进去。”

  罗洪告诉记者,他母亲现在还在浙江打工没回来。说起当时拿起电话报警时的想法,罗洪说:“我觉得爸爸把妹妹杀死了,确实不应该,妹妹虽然有病,但怎么说也是一家人。另外,我听他们说被警察查出来遭得更凶,就劝他自首,他答应警察去抓他绝对不跑,我就报警了。”

  罗洪说,他虽然怪父亲杀了妹妹,但不恨父亲,“我们家确实没钱,爸爸养我们两个很辛苦,他肯定也是没办法才这样的。爸爸对妹妹很好,还给妹妹买了东西,我知道他还是很喜欢妹妹的。”

  岳母:恨他又希望判轻他

  和儿子不同,罗学均的岳母表现出对女婿的恨意,“我恨他,咋个说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他也下得了手。”不过几句话后,岳母态度有了大转变,“罗学均平时还是很好的,对罗良珠也很好,经常给她买新衣服,还买吃的。他30多岁的人了,没钱又没房子,还是很可怜。”

  说完这段话,岳母又自言自语道:“希望可以判轻一点。”

  记者 袁钲钲 摄影 张磊

  ○短评

  呼唤更多的社会保障

  曾榛

  父亲杀死智障女儿,这样的惨剧令人痛心和震惊!任何人都无权擅自剥夺他人生命。我们可以大声谴责残害女儿的父亲太残忍、没人性;也可以呼吁对生命的敬畏……在我国,尤其是偏远贫困地区,智障儿童的父母因不堪拖累而夺取其性命的事并不罕见。

  在这种情况下,唯有社会制度性的保障才是解决问题之根本。希望有关部门能制定一套包括智障儿童在内的社会保障制度,拨出专项资金,让智障儿童在各地的专门机构接受护理、教育和生活。对于智障儿频遭遗弃或杀害的局面,让我们不仅仅是谴责和愤怒,多一些思考与行动,用合理合法的制度、政策法规来杜绝此类事情的发生。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zwg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Copyright©2008-2009 公司律师网-山东众英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济南市工业南路100号三庆枫润大厦8层
    电话:0531-66970368 E-Mail:alawyer@126.com
    特 邀 律 师:邹维高律师
    鲁ICP备08003690号